跟  随  跟  随  你  的  人

口才赛过德云社?他们动动嘴就能让国王送几百样东西!

在西非的马里、几内亚、塞内加尔、冈比亚等国,有一种被称为 贾里 的民间说唱音乐家,他们还有另一种称呼,就是 Griots(乐史官) 。 人们在生活中的重要场合都离不开他们,如婚


 

在西非的马里、几内亚、塞内加尔、冈比亚等国,有一种被称为贾里的民间说唱音乐家,他们还有另一种称呼,就是——Griots(乐史官)

 

 

人们在生活中的重要场合都离不开他们,如婚礼、儿童命名日、葬礼等,他们常受邀请到场唱赞美、祝福颂扬的歌曲。在乡村的节日中,他们拨动琴弦,唱出许多动人的歌,讲出许多传奇式的历史故事,颂扬他们的民族英雄和勇敢的猎人。他们承载着传承这些历史、文化的重要作用。

 

Griots们的演奏

 

有时,他们还为人们排解纠纷、口角,甚至还参与一些微妙的经济、政治性事件的协商。在这些国家的城市、农村中,到处都有贾里们的足迹,他们的歌声传遍了西非,其中一些佼佼者,已成为享誉世界乐坛的音乐家。

当代最著名的贾里歌唱家有马里的萨里夫、凯塔和阿米·凯塔(女),塞内加尔的拉米内·孔丹,几内亚的穆萨·贾瓦拉和苏利·康迪亚、艾比索·班古拉等。

 

 
 
 

REC

 
 

Epizo Bangoura西非几内亚共和国乐史官

 

 

贾里们都是世代相传的音乐世家,在古代,他们不仅是音乐家,更是非洲王室、酋长的顾问、历史的传授者,有的还是王子的教师。他们按传统执掌风俗习惯和礼仪,同时他们也是给大众带来快乐的音乐人。

 

 

在公元8-16世纪期间,西非相继出现了加纳、马里和桑海三个强盛的黑人国家,加纳以“黄金之国”著称于世,马里的富庶反映在当时欧洲的地图上, 他们将马里的皇帝称为“金矿之王”,马里的廷巴克图城已成为西非的学术中心,那里的桑科勒清真寺是驰名穆斯林世界的大学。

 

 

桑海国时期的廷巴克图拥有学校150所,与开罗、巴格达同为当时穆斯林世界的文化中心。就是在这三大王国时期开始了贾里们的生涯:贾里们每天早晨在国王的住所外面唱赞歌以唤醒国王,并陪伴国王外出,在他后面唱歌、奏乐。特别是在他会晤别的国王时,贾里们就出来演唱、赞颂他们的保护者——国王的歌曲。

 

 

在战争时,贾里们还以他们的歌曲鼓舞了国王的勇气。长期以来贾里们吟唱国王祖先的功勋、故事,国王的功绩,以此来娱乐国王和王族,贾里们也在吟唱这些故事中分享了他们保护者的光荣。在缺少文字记载的非洲,正是他们通过口传将一代代的历史故事保留下来,成为西非历史的保存者、传播者。

 

 

贾里们和保护者一国王之间的关系是很密切的,相互信任的,国王很重视贾里的建议和谋略。贾里们也常常得到赏赐的土地、动物、房屋、衣服、黄金、妻子和奴隶,直到今天,在贾里的颂歌中还常提到“送我一百样东西的人”。

 

 

由于战争、侵略等历史原因,贾里们失去了官廷的庇护,他们来到了民间,参加各种节日活动。除了演唱西非的历史、故事、神话、史诗外,他们也编写、演唱与现实有关的歌曲,有人也称今天的贾里是新闻记者式的人物。

 

 

每位贾里都必须学习演奏一种乐器 ,其中最主要的是一种将竖琴与琉特琴结合在一起的科拉琴(Kora),这是一种共有21 根琴弦(分为平行的两排)的以半个大葫芦为共鸣体的弹拨乐器,演奏时将琴抱在胸前,用两手的大指、食指演奏。科拉琴的音色明亮清新,节奏刚健,演奏者自弹自唱或为独唱者伴奏,并常有女声齐唱副歌,有的贾里则用低音木琴巴拉风或吉他来伴奏。

 

 

 

在贾里的歌曲中,内容常常是有关人民和人民的生活以及散发着智慧之光的各种格言,如“健谈的国王很多,但真正建立伟大功业的人很少”,“对女人来说贫穷是严酷的,而羞辱对男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”。他们演唱时,如果强调的是以说为主,科拉琴就弹奏固定低音,并在反复演奏中加上细微、精巧的变奏,在演唱中间则加上器乐的过门段落。

 

现在的贾里们也大多成为了著名的乐手、音乐家,为传播优秀的音乐和西非的历史文化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 

 

 

     鼓友天下

——跟随跟随你的人

 

微信公众号:drumcircle

(顺便也可以关注一下微博)

 

对我们有意思的小伙伴,扫一扫关注吧!